希望以此打消葡萄牙政府以及当地民众的疑虑 全运会五环变四环 张柏芝拄拐凹造型

土豪安邦的策略:民生银行是终极目的还是收购工具 热点栏目 资金流向 千股千评 个股诊断 最新评级 模拟交易 客户端 新浪财经App:直播上线 博主一对一指导 新股申购:股市最简单捡钱方式   民生银行收购Novo Banko更像是安邦保险集团快速迈向大金融控股集团的终极手段。尽管这次事件的主角是民生银行,资本市场还是愿意把眼光投向安邦保险集团。   根据海外媒体报道,民生银行拟收购葡萄牙第三大商业银行Novo Banko。Novo Banko是葡萄牙圣灵银行(BES)因财务危机被分拆之后的一家银行金融机构。为防止金融动荡,葡萄牙政府向当时的圣灵银行提供了49亿欧元的援助,这笔援助被注入了分拆之后的“好银行”,也就是Novo Banko。   作为财政救援计划的一部分,这笔救助金需要通过股权出售的方式予以偿还。2015年,葡萄牙政府针对Novo Banko的股权出售,收到了包含两家中国资本在内的买家参与竞购,分别是安邦保险集团以及复星国际。市场预计当时的卖价不会低于40亿欧元。   然而,由于对买方报价不满意,葡萄牙政府于2015年9月16日宣布取消拍卖Novo Banco。   此次,民生银行针对Novo Banko的股权收购传闻,是该银行股权第二次拍卖。而民生银行的第一大股东,便是安邦保险集团。作为过去两年内全球收购市场上最耀眼的明星,这家保险集团拥有民生银行16.53%的股权。   复星国际与民生银行的股权也有关联。截至9月底,复星国际的董事长郭广昌拥有民生银行2.41%的股权,郭广昌同时还是民生银行的董事会成员。   Novo Banko这一次的股权拍卖,没有吸引到复星国际和安邦保险集团的参与,却吸引到了他们共同的投资对象民生银行的竞购,两家资本集团合计拥有民生银行的股权比例接近20%。投资者有理由怀疑,这样的安排显现两家中国资本集团可能达成了某种妥协。   这种妥协有相对充分的理由。尽管两家资本集团都对一家银行感兴趣,改由一家中国资本报价,可以减少中国买家之间的内耗,转而把双方全部精力都用于收购细节的谈判上,从而降低收购风险。   还有一个可能的原因,也是这种收购安排的重要考量。在2015年的第一轮报价中,安邦保险集团以竞价最高取得了葡萄牙政府的青睐。尽管如此,安邦保险集团缺少商业银行的经营经验,也让葡萄牙民众对于出售Novo Banko充满疑虑。作为安邦重要竞争对手的美国阿波罗全球资本当时就提出收购完成以后,委托葡萄牙当地的一家商业银行代理经营,希望以此打消葡萄牙政府以及当地民众的疑虑。正是吸取了第一次报价的教训和经验,安邦以及复星国际改为联合推动民生银行实行收购。   在某种程度上,这样的收购安排,还可以被看作为安邦保险集团杠杆收购的延伸。借助低廉的保险资金,安邦保险集团在成立以后的16年里面,频繁收购,资产规模快速扩张,并成为中国规模居前的金融集团。市场上关于土豪、黑马等并不太友好的称呼,间接反映了投资者对于这家保险集团激进扩张模式的不认可。   安邦保险集团官方网站的信息显示,这家保险集团管理的总资产规模接近2万亿元。安邦保险集团最早成立于2004年,其前身是安邦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成立时的注册资本只有5亿元。以资产规模算,安邦保险在成立之后的16年内,其资产规模增长了近4000倍,成为中国规模居前的大型金融机构。以资产规模算,安邦保险集团的总资产仅次于中国平安以及中国人寿。   资产规模快速扩张的窍门在于收购,无论是国内还是国外。   在国外,安邦保险收购了纽约华尔道夫酒店、比利时FIDEA保险公司、比利时德尔塔·劳埃德银行、韩国东洋人寿、荷兰VIVAT保险公司等。进入2016年,安邦保险集团依然收购不断。安邦打算以65亿美元收购策略酒店集团(Strategic Hotels & Resorts)和132亿美元收购喜达屋(Starwood)。如果这些交易全部完成,安邦用于收购的花费将超过1700亿元人民币。安邦还曾试图16亿美元收购美国的信保人寿。尽管今年4月份,出于未知的原因,安邦保险集团突然撤销了对喜达屋的收购,但是其已经完成(包括接近完成)的海外收购交易,总规模依然高达852亿元。   在国内,安邦保险集团表现更为积极。在成功收购了总资产规模超过6000亿元的成都农村商业银行以后,借助并表的优势,安邦保险集团总资产规模轻松超过万亿。之后,安邦保险集团在资本市场多有举动。2014年安邦保险举牌招商银行,后来又举牌并大举增持民生银行股权至16.53%。民生银行是中国最大的民营银行,总资产超过5万亿元。   正是保险资金的天然杠杆性,让安邦保险集团借助低廉的保险资金完成上述蛇吞象。作为安邦保险集团旗下最重要的资产,安邦人寿以及安邦财险的注册资本金合计仅为677.9亿元。然而,其撬动的资产总规模则接近2万亿元。有专业人士指出,这在形式上并不违背保监会相关规定。   然而,疑虑仍在。安邦保险集团用于收购的主要资金来源于一种称之为万能险的保险产品。投保人缴纳的这种保险,由于大部分资金实际上是一种投资,并不是保费。因此,通常这部分资金需要纳入“保户投资款”核算。保监会统计数据显示,今年前8月,安邦保险来自保户投资款的收入(即万能险)达2379亿元,远超其原保费收入1804亿元。   这种万能险产品的期限通常为5年-10年,由于退保的费用较低,低于5%。因此,这种产品一般也被认为是不稳定的。然而,安邦保险集团正是用这种并不稳定的保险资金,收购成都农商行、纽约华尔道夫酒店、韩国东洋人寿,举牌民生银行,这些都是长期资产。在业内人士看来,资金期限错配的风险极大,尤其是资产收益率下行的时期。   安邦保险集团有着用更为稳定的资金替代这种万能险资金的强烈意愿。显然,商业银行的低息且相对稳定的存款,可以助其进一步开启收购战略。   作为民生银行成立以来最大的单一股东,安邦保险集团借助其显著的地位对民生银行发挥着远超过其它股东的影响力。这让安邦保险集团有机会借助民生银行完成其收购战略,尤其是在复星国际不再提出对于Novo Banko的收购前提下。   利用低廉的保险资金,收购各类地产、金融等全球资产,借助掌控的银行、保险等金融机构进一步延伸其杠杆链条,完善其资产布局。那些看上去有着更好收益率的资产,都将是安邦保险集团的潜在收购对象,这将帮助提高其保险资金的收益率水平,并稳定负债端资金(如万能险)来源。   如此来看,民生银行收购Novo Banko更像是安邦保险集团快速迈向大金融控股集团的终极手段。   不过这一策略是否奏效,最终能否成功,还存在一定的不确定性。四处碰壁的民生银行这次收购能否成功?尤其是投资者考虑到民生银行2007年-2009年收购美国联合银行的失败——当时的收购给民生银行造成的损失超过8亿元。 进入【新浪财经股吧】讨论相关的主题文章: